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子的落寞小屋

我的笑谁也看不见,我的眼泪也没有人能看见……

 
 
 
 
 
 

IE6、IE7和FF之CSS兼容和区分的总结

2010-5-4 22:42:41 阅读188 评论0 42010/05 May4

区别IE6与FF:

background:orange;*background:blue;

区别IE6与IE7:

background:green !important;background:blue;

区别IE7与FF:

background:orange; *background:green;

区别FF,IE7,IE6:

background:orange;*background:green !important;*background:blue;

注:IE都能识别*;标准浏览器(如FF)不能识别*;

IE6能识别*,但不能识别 !imp

作者  | 2010-5-4 22:42:41 | 阅读(18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第十八章

2007-3-15 11:11:25 阅读181 评论0 152007/03 Mar15

  2000年7月1日,李越在香港看到李然。
  在特区最高行政长官的记者招待会上,她一眼看到了他。会后,她查到李然是代表一个外国通讯社来港的。
  她不认为李然也看到了她,她在前排,又没有提问,在那种场合,出风头的照例不是内地记者。
  两天后,在一个非官方的酒会上,她跟他相逢了。
  不知怎的,李越立时非常懊悔去那个酒会,李然手上挽着个女伴,当然,他怎会寂寞?
  “我的老朋友,李越。”他跟他的女伴介绍她,“新华社香港分社首席记者。”
  显然,他对她的现状略知一二,而她只知道他是1997年离的婚。
  “王颖。”又向她介绍他的女伴,“港大物理系的讲师。”
  那是个相当明丽的短发女子,虽然很时髦,不用讲话也看得出是内地出来的,随后李越知道王颖是李然的校友,或者,按流行称呼,是学妹。
  “回北京给我打电话。”一边有朋友招呼他们两个,李然给李越一张名片,“你9月回去,是不是?”

作者  | 2007-3-15 11:11:25 | 阅读(18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第十六章

2007-3-14 20:02:29 阅读228 评论0 142007/03 Mar14

  “多多”?听起来多么像一条狗的名字。好像有一部香港电影,那里面有一条狗,名字就叫多多。
  郭劲松请客那晚,周蒙第一次听到“多多”这个名字,晓辉也认识多多。他们都说一个叫多多的人一定会来,本来就是买了生肉蔬菜活鱼等多多来做的。可是,等大家凑合着烧熟了吃完了,那个叫多多的人也未曾出现,呼他他也不回。
  晓辉说:“多多好久没来了,大概是找到工作了,他做的东坡肘子真叫绝。”
  “还有酸菜鱼。”另一个男孩儿接了一句。
  “我就爱吃他的油炸鸡蛋土司。”郭劲松说。
  这是个厨子吧?周蒙捉摸。
  周蒙没有考虑过郭劲松的可能性,因为郭劲松比她小。
  郭劲松是那三个男孩儿中的一个,就是一开始晓辉指挥着给周蒙搬行李的那三个男孩儿。郭劲松后来在楼道里见到周蒙总跟她打招呼,可周蒙老分不清他是三个中的哪一个,她觉得三个人个头儿长相都差不多。
  后来分清了,也知道郭劲松比她小。

作者  | 2007-3-14 20:02:29 | 阅读(22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第十三章

2007-3-14 15:29:10 阅读217 评论0 142007/03 Mar14

  周蒙接到一个电话,是周离,她哥哥。
  她哥哥说:“爸爸准备今年过年跟王阿姨结婚。”
  周蒙懵了:“哪个王阿姨?”
  “就是我岳母。”周离声音里有一丝不耐。
  对,周离媳妇曹芳的妈妈是姓王,而且守寡多年。
  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合理的,周蒙只是没有思想准备。
  暑假,周蒙分配的时候,周从诫特地到江城陪了她一个月。父女两个人都尽量回避提到母亲。
  不是说周从诫不难过,只是多年的两地分居,他已经习惯了妻子不在身边,真正不习惯的是周蒙。
  有她妈妈的老同事来访,看到周蒙都要感叹两句:“周蒙长得越来越像方老师。”
  周从诫总说:“像德明年轻的时候。”
  他怀念的是妻子年轻的时候。
  等周从诫回了北京,周蒙暗暗地松了口气。
  是在母亲去世以后,周蒙才发现父亲是那么懦弱的一个人,懦弱到失去能力正视自己的感情。

作者  | 2007-3-14 15:29:10 | 阅读(21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第十二章

2007-3-14 15:25:33 阅读122 评论0 142007/03 Mar14

  周蒙第一次去学校总务处领班级用具,总务干事瞟她一眼,爱答不理地说:
  “叫你们班主任来。”
  周蒙答:“我就是班主任。”
  她是班主任,江城四中初一(二)班的班主任。
  1994年9月,周蒙大学毕业,分到省重点中学江城四中作语文老师。
  不开玩笑,她现在教两个班的语文,一周的正课加辅导课一共有十六节,课最多的一天,她要上四节课。周蒙最盼上作文课,因为不用讲话,可是学生写完作文她要改啊。刚当老师,人笨,看学生作文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看,错别字、乱用标点符号、句子不通、词不达意,改得她头昏脑涨。
   别忘了,她还是班主任呢。别的日常琐事不说,当班主任,每天早上七点就要到班上监督学生上早读。周蒙骑自行车上班,从她家到位于市中心的四中她最快也要骑二十分钟,那就是说,即使不吃早饭她至少也要在六点半起床。
  六点半,高中毕业以后,周蒙就没这么早起来过。

作者  | 2007-3-14 15:25:33 | 阅读(12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北京市 东城区 狮子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